一周好文回顾 | #20211230

有关蒙提霍爾問題

最近在观看韩剧《DP.逃兵追缉令》,其中第四集提到一个经济学问题:蒙提霍爾問題

解答

瑪麗蓮·沃斯·莎凡特在1980年代中期因躋身《健力士世界紀錄》中的智商紀錄保持人而成名(結果為185)。當時她的答覆在《大觀雜誌》刊出之後引起舉世關注。她的解答徹底違反直覺,並引起眾多數學家的質疑。但隨後的闡釋讓質疑者顏面無光。顯然,莎凡特的答案是正确的-當參賽者轉向另一扇門而不是繼續維持原先的選擇時,贏得汽車的機會將會加倍。

有三種可能的情況,全部都有相等的可能性(1/3):

  • 參賽者挑汽車,主持人挑兩頭羊的任何一頭。轉換將失敗。
  • 參賽者挑A羊,主持人挑B羊。轉換將贏得汽車。
  • 參賽者挑B羊,主持人挑A羊。轉換將贏得汽車。

问题是:关于第一种可能性的表述可以分成两种可能吗?

  • 參賽者挑汽車,主持人挑A羊。轉換將失敗。
  • 參賽者挑汽車,主持人挑B羊。轉換將失敗。

在後兩種情況,參賽者可以透過轉換選擇而贏得汽車。第一種情況是唯一一種參賽者透過保持原來選擇而贏的情況。因為三種情況中有兩種是透過轉換選擇而贏的,所以透過轉換選擇而贏的概率是2/3。

如果沒有最初選擇,或者如果主持人隨便打開一扇門(可能主持人會直接開到汽車門,導致遊戲結束),又或者如果主持人只會在參賽者作出特定選擇某一門時才會問是否轉換選擇的話,問題都將會變得不一樣。例如,如果主持人先從兩隻山羊中剔除其中一隻,然後才叫參賽者作出選擇的話,選中的機會將會是1/2。

可以看看这边文章,有代码验证和更深入的探讨:

差分隐私是如何保护个人隐私的?

差分隐私(英語:differential privacy)**是一个数据共享手段,可以实现仅分享可以描述数据库的一些统计特征、而不公开具体到个人的信息。粗略地说,差分隐私是指在处理数据时添加一些随机性,使得个人数据无法被准确识别,但又能保证统计特征较为准确。

为何要差分隐私?一是法律法规要求日趋严格,二是传统保护方法弊端凸显,匿名化无法保护有效保护用户隐私。

带着儿子离家后,她在2元担架上睡了127天:世间疾苦,生一场病全知道了

据《2020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显示,全国有超过300万人异地就医,其中儿童不在少数。这篇文章道出无数患病家庭无助的声音:

  • “反正感觉好难,人活着好难。”
  •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这么好的这么出名的医院,怎么都治不好?”

而无数异地求医的家庭因为经济等各种因素并没有安身之地。长沙出现的麦当劳叔叔之家 ,是一个为患病住院儿童和他们的家人提供临时住所的非营利性组织,它不只是一间房子,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家。知乎上一位网友的回答,更暖人心。

歧路:“药神”背后的中国仿制药

“有钱的就吃进口的,没钱就吃国产;刚开始病情急吃进口,稳定后吃国产;大病重病吃进口,小病吃国产;老人孩子身体状况差吃进口,年轻人吃国产;实在不行,就只能求助药神”这是流传在百姓之间的笑话,也印证目前国内医药行业的现状。

2015年之后制药企业的供给侧改革,2018年国家医保局主导的支付端改革,核心效果就是:用一致性评价来决定仿制药企的玩家资格;用带量采购来定向分配仿制药的利润蛋糕;同时用优先审批、自主定价以及医保来鼓励药企去做高投入、高风险的创新药。

真正决定一个国家老百姓整体健康水平的,其实是人人都负担得起的,疗效打80分的仿制药。

一周好文回顾 | #20211230》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